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视死如归魏君子 > 第199章 毛骨悚然的瞬间全文阅读

第199章 毛骨悚然的瞬间

咪乐|直播|间下载 1月18日,科研部第五届全国文明单位揭牌仪式在中央党校举行。

“提督,你……”

影子看到陆总管竟然一瞬白头,顿时心中一痛。

陆总管的九个义子,也就等于是他的九个孩子。

但是这九个人终究是被陆总管养大的,不是被他养大的。

所以影子和他们之间虽然也算亲密,可毕竟还是隔了一层。

他不会那么清晰的感受到丧子之痛。

但是看到陆总管的变化后,影子能够感同身受,体会到陆总管的丧子之痛。

陆总管是他的亲哥哥。

也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在乎的人。

他不想见到自己的哥哥承受这种痛苦。

但陆总管远比他想象的要更加坚强。

“我没事。”

陆总管的声音还有些颤抖。

但脸上依旧带着骄傲的笑容。

影子当然不会认为陆总管没有事。

亲手养大了九个孩子,有半数都折在了战场上。

白发人送黑发人,换成任何一个有心的人,都很难承受。

“督主,他们都是为国尽忠,不是你的错。”

影子也知道这样的安慰其实毫无作用。

但是除了这样的安慰之外,他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陆总管笑着道:“当然不是我的错,如果人生能够重来,我依旧会选择将他们送入战场。作为监察司的一员,这是他们应尽的责任。”

文死谏,武死战。

战时,监察司就是军队的眼睛,是最纯正不过的军人。

国难当头,军人奔赴战场,有什么错?

“我只是后悔,当年没能交给他们更多的东西,没能让他们更加强大,从而保住性命。”

说到最后,陆总管的语气中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了巨大的悲伤。

如果人生能够从来,他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可他一定会做的更加妥帖。

一定尽自己的全力,争取让他们保住自己的性命。

“督主,当年他们都是拜的最好的老师,你真的已经尽力了。”影子劝说道。

陆总管九大义子,他都亲自教导过半年。

陆总管更是倾囊相授。

当年陆总管膝下九子,号称八龙一虫。

虫子就是传说中的陆元昊,监察司之耻。

当然,现在已经证实,陆元昊不仅不是监察司之耻,反而是监察司有史以来最有天赋的妖孽。

甚至有可能还是监察司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强者。

毕竟陆总管已经老了,而陆元昊却正年轻。

陆总管会逐渐越来越弱,陆元昊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却只会越来越强。

陆元昊是有很大可能超过陆总管的,甚至——现在已经超过了。

即便不算陆元昊,陆总管麾下其他八个义子义女,也全都是人中龙凤,个个都能独当一面。

不然当年陆总管也不会派他们前往战场,并且对他们委以重任。

能够把几个孩子教养的这么好,陆总管有足够的资格骄傲。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陆元昊那种妖孽,在那个年纪能够达到那样的成就,陆总管的几个义子也绝对已经兑现了自己的天赋,外加上了自己的努力。

想要更进一步,谈何容易?

影子知道,陆总管终究还是不甘心。

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

魏君也不喜欢现在的气氛,所以他主动开口转移了话题:“陆总管,这位五档头他的妻子和孩子都还好吧?”

听到魏君的话,陆总管脸上的笑容真实了一些,欣慰道:“都在京城,以老五立下的功勋,他们的后半生是不用担心的。老五的妻子是个好女人,我们劝她改嫁,她说先把孩子抚养长大再考虑自己的事情,不过我看她的心已经死了,应该是没准备再改嫁他人。”

大乾并不禁止女子改嫁,风气相对来说还是很开放的。

再加上西大陆的开放风气在不断的向大乾涌入,丈夫死后再嫁在大乾已经是一个基本深入人心的惯例。

杨大帅一家也曾经劝杨三郎的未婚妻侯蹁跹改嫁。

只不过侯蹁跹也拒绝了。

现在,也是五档头的妻子拒绝了。

很显然,她们并不是在立贞节牌坊。

大乾不兴那个。

她们不愿改嫁,就是纯粹的不愿改嫁。

有些人一辈子,真的就只能喜欢一个人。

魏君对这种人十分的瑞思拜。

他就做不到。

陆总管对此显然也颇为感慨,不过他并没有多聊这个,而是继续道:“老五的孩子天赋有点差,很难达到老五当年的成就了。不过天赋差也不一定是坏事,如果他的天赋很好,将来恐怕还是要走上老五的老路。天赋一般,做一个普通人就好了,监察司还是能够护得住他的。”

太出色的人,监察司反而护不住,也不能护。

因为你不能阻挡这些出挑之人为国效力的决心。

但是中人之姿的话……很难出彩,也很难有危险。

对于陆总管来说,老五已经战死沙场了,他的孩子一辈子平平安安,远比再继续送老五的孩子上战场更容易让他接受。

魏君也点头道:“照顾好五档头留下的孤儿寡母,想来五档头若泉下有知,也会走的十分安详。陆总管节哀顺变,五档头死的光荣,死的伟大。”

“其实我早就接受了他们已经死了的事情,只不过再次看到他们的回溯时光,看到老五写下的这封绝笔信,我还是难免心潮起伏。”陆总管苦笑道。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魏君表示理解。

这要是他,也绷不住。

“陆总管,您要不要去旁边休息一下?监察司战死的人……有点多,我担心您的情绪会彻底崩溃。”魏君提醒道。

监察司战死的,可不止是陆总管的几个义子。

卫国十年,监察司的死亡率一直居高不下。

在监察司内,战死的地位不比陆总管九个义子低的人也大有人在。

这些都是陆总管之前的手下、战友、兄弟。

魏君和他们素无交集,情绪还受的住。

但是让陆总管重温一遍这些人留下的影响记忆,就真的有些揭他的伤疤了。

正常人很难撑的住。

但陆总管拒绝了魏君的提议。

“我没事,魏大人,你继续吧。”陆总管道。

影子站在了魏君这一边。

他知道陆总管在监察司上到底投入了多少感情。

和魏君一样,影子很担心陆总管会触景生情,情绪崩溃。

所以影子也劝说道:“督主,你还是休息一下吧,你现在的精气神都不怎么好。”

“不用担心我,当年的那些兄弟,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他们了。”

陆总管说到这里,声音有些惆怅:“说真的,我很想他们。”

影子心头一颤,彻底放下了劝说陆总管回避的想法。

魏君也无声一叹,没有坚持。

他走向了下一个灵位。

监察司战死的人的确不在少数,影子很显然把这些人全都安排在了一起。

下一个灵位,并非陆总管的义子义女,而是监察司一个魏君并不认识的当年的长官。

他叫温天成。

对温天成的灵位鞠躬。

下一刻,魏君看到了昔日京城的景象。

温天成正在为监察司的一众手下发俸禄。

一边发一边说:“大家拿到了钱,都去吃顿好的,买肉买鱼。没开过荤的,自去红袖招妙音坊开个荤,不过象姑馆就不要去了。”

大家哈哈大笑。

有手下问道:“老大,我还想攒钱娶媳妇呢,这俸禄可不能乱花。”

温天成道:“还是花了吧,到了前线就要拼命了,不如提前吃好穿好……”

所有的笑声戛然而止。

陆总管已经有些绷不住了。

“老温……”

这是他的老兄弟。

也是最早支持他的兄弟。

温天成去前线之前,就已经有了不妙的预感。

但国难当头,大敌压境。

身为军人,明知必死,却也无法选择退后。

否则,怎么对得起自己拿的俸禄?

怎么对得起这七尺男儿之躯?

魏君将自己刚才的所见,深深的记在了心里。

从前陆元昊对他说过,监察司也是满门忠烈。

当时魏君并没有什么感觉。

但是现在,他明悟了“满门忠烈”这个成语的意思。

这个成语的背后,是用无数鲜血与死亡见证的功绩。

是他们为这个国家奋斗和牺牲的勋章。

魏君继续走向下一个灵位。

这次,他看到了一个年轻人。

依旧不是陆总管的义子义女。

影子介绍道:“小王是当年监察司重点培养的种子选手之一,也是我的半个徒弟。他家里有一个年事已高的老父亲,他又是家中独子。当年战争爆发,督主特批他留守京城。”

魏君没有问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为他已经看到了。

影子口中的小王,跪在他父亲老王面前。

老王给了小王一面旗帜,上面写了一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死!

“死”字旗。

“死”字旁边,有左右两行小字。

左边写的是:

国难当头,敌寇狰狞。国家兴亡,匹夫又分。本欲服役,奈过年龄。幸吾有子,自觉请缨。赐旗一面,时刻随身。伤时拭血,死后裹身。勇往直前,勿忘本分。

右边写的是:

我不愿你在我近前尽孝;

只愿你在民族分上尽忠。

陆总管幽幽道:“小王到底还是死在了老王的前面。”

魏君心头一颤。

这就是战争。

也是血海深仇。

没有任何人有资格代这些牺牲的人去原谅对方。

如果真的要祈求他们的原谅,那只能去阴曹地府里去寻他们。

活着的人,是没有资格做决定的。

……

片刻后。

陆总管看着自己面前的灵位,比看到自己的义子灵位心情都要更加复杂。

“这是我的老师。”陆总管道。

魏君震惊的看向陆总管。

陆总管沉声道:“的确是我的老师,我半数本事,都是他教的。我们监察司很多人,都是听他的课逐渐的变强。”

至于后来。

魏君看到了陆总管的师父留下的日记。

一页纸上,只写了两句话。

却让人动容不已。

“我的学生都快死光了,如今该我这个老师上了。”

面对战争,有人逃避,有人冷漠,有人投降,有人接机发国难财。

但也有人在浴血奋战,有老父主动送子从军,有老朽于花甲之年,重新披甲杀敌。

……

“我诸多义子义女中,最让我痛心的,是小六。”

“她死的毫无价值,是我害死了她。”

“如果我不派她去西大陆,让她留在大乾。卫国战争期间,她一定能够大放异彩。”

“小六,她是我所有义子义女当中,学习能力最强的一个。”

当魏君看到小六的影像后,他立刻明白了陆总管为什么会如此痛苦。

小六是个女孩。

是陆总管的义女。

从老大到老五,全都是男孩。

突然之间,有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儿,换成是魏君,也会宠爱非常的。

而小六回溯的时光,正是和陆总管辞别的一幕。

“义父,小六此去西洋,深知责任重大。西大陆的武器比大乾先进一百年,若想消弭这种差距,唯有师夷长技以制夷。小六背负国家之未来,当取尽西人之科学。赴无尽海疆,别故土之邦,小六奋然无悔,惟愿义父珍重。”

这一幕景象,本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特别的是,小六的景象,竟然有后续。

很快,景象就跳转了时空。

小六此时已经处于西大陆。

但她刚刚到达西大陆,就被人发现了。

“有趣,来自海那边的一个虫子。”

“可惜,这里是本王的地盘,你来错地方了。”

魏君看着这个突然对小六下杀手的身影,忽然神情一凝。

“祂是……?”

魏君的表情有些罕见的古怪。

陆总管和影子并没有多想。

影子解释道:“我调查了很久,最终确定,杀死小六的人,应该就是西大陆传说中的众神之王。”

说到这里,影子苦笑道:“所以,我们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

“确定祂是西大陆传说中的众神之王?”魏君问道。

影子不知道魏君为什么会这样问,但他还是点了点头,道:“确定。”

魏君:“那西大陆这些年,神王换过吗?”

“当然没有,魏君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影子好奇道。

魏君:“……”

这一瞬间,魏君感受到了熟悉的毛骨悚然的气息。

他在西大陆见到的那个神王,被智慧女神捏爆了心脏的那个神王——并不是小六景象中的这个神王。

而西大陆这些年,并没有换过神王。

魏君细思,极恐!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