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千层浪app

咪乐|直播|软件下载   调研中,段成刚对放牛坪村人居环境综合整治和茨竹中心场镇提档升级工程给予肯定。

寒暄之后,一行人簇拥着老郡公回到了荣熙堂。

看着依旧没有丝毫老迈之相的丈夫,许氏心里越发酸楚。

上一次她同他见面,还是郁哥儿去京城之前的事,随便算一算都有半年多了。

半年多不着家,他却不见分毫颓废邋遢,哪里像个六十多岁的老光棍?

如果不是能肯定他一直都住在大营中,她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养外室了!

许氏深吸了一口气,眼睛都憋红了。

这个男人她爱了几十年,却也恨了几十年。

从前她巴不得他日日都能回府,如今却恨不得他永远都不要回来!

她站起来随意行了个礼:“老郡公回来了。”

桓老郡公摆摆手,示意大家都坐下。

许氏也不与他客套,身子一歪便坐回了椅子上。

桓崧的心还是虚的,本不欲往父母跟前凑,可在座的人辈分都比他低,他真是想躲都躲不掉。

穿着雨衣的活泼女孩

硬着头皮坐在了桓老郡公下首,他低垂着眼帘,哪里敢往母亲那边看。

许氏这时才看见他,恨不能一巴掌甩过去。

都是做祖父的人了,还是半分长进都没有!

既然都已经睡过头了,那就该接着睡。

她方才对郁哥儿说他身体不适,尤其不能见风,他现下突然跑到这儿来,还带着一脸的酒色之气,不是在打她的脸么?!

桓崧的脑袋垂得更低了。

若是母亲知晓自己刚被父亲拿了现行,还不定会生多大的气。

姚氏见丈夫处处不得脸,只能强作欢颜去老郡公身边凑趣。

“儿媳要恭喜父亲,您老人家很快又要有两位孙媳了。”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

桓老郡公虽不喜欢阿谀逢迎的人,倒也不好太过冷落姚氏。

他笑道:“咱们一家人许久都没有一起吃团圆饭了,那就好好热闹一下。

老二媳妇病中不宜劳心,这事儿就交给老大媳妇去操办。”

“是,儿媳一定尽心。”姚氏趁机又道:“二弟妹的身体养两日也就好了,家宴就定在三日后,父亲意下如何?”

桓老郡公点点头:“如此甚好,你再把惜儿一家请来,许家、乔家和姚家也下个帖子,人多了热闹。”

姚氏越发欢喜:“是,父亲。”

桓郁暗暗好笑。

在京城的时候,他总觉得萧家人丁比桓家兴旺,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热热闹闹的。

今日听祖父这么一说,他才意识到桓家的人口其实一点也不少。

单是姑姑一家就有七八口人,而且每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凑在一起能把整座府邸都给算计了。

他本不喜欢这样的热闹,但也不能违逆祖父的意愿。

只是他本来打算明日就动身前往武威郡的,现在只能往后推一推了。

听说老郡公没有把自己的娘家落下,许氏的面色好看了些。

就因为老郡公中秋节时没有回府,父母那边便多有微词,大嫂还暗地里讥讽了她几句。

所来说去,女人在府里究竟有没有地位,还是要看男人。

即便是假的,也好过半点都不关心。

一家人用过饭,向淑雅随桓郡公去探望乔氏,桓老郡公则带着桓郁和桓际回了书房。

没有了老郡公和二房的人,姚氏再也笑不出来了,端起茶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

许氏顾不上同她计较,冷眼看着桓崧:“你不是在芳姨娘屋里歇着么,怎的会同你父亲在一起?”

桓崧不敢隐瞒,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许氏大怒,随手抓起杯盖砸了过去。

桓崧反应不慢,稳稳接住杯盖,苦着脸道:“娘,都什么时候了,您就是再不高兴又有什么用?”

许氏冷声道:“方才老身听郁哥儿说了那弋阳郡主和花家姑娘的情况,的确是没有什么用了。”

一直没有开口的桓陈笑道:“祖母莫要被阿郁的话给糊弄了。”

许氏挑眉:“陈哥儿此话怎讲?”

桓陈道:“孙儿刚开始的时候也被他的话给唬住了,可随后又仔细想了想,阿郁是故意用那些话打压咱们呢。

萧家和花家的姑娘身份尊贵是肯定的,但京中贵女是什么德行,孙儿也有所耳闻。

尤其是那位弋阳郡主,您别看她是皇后娘娘的嫡妹,却没有学得半分皇后娘娘的端庄贤淑。”

萧姵的事迹许氏倒也听人说过几次,但她并没有当回事。

定国公府的嫡女,皇后娘娘的嫡妹,有封号和封地的郡主,这么好的条件落到任何一个女孩子身上,还不得上天了?

她自己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小小的将军之妹,自幼还不是眼睛长在头顶上?几十年前,她眼中能看得见谁?

所谓的端庄贤淑,还不都是不得已而为之。

在不需要讨好别人,尤其是不需要讨好男人的情况下,谁不想飞扬跋扈?

许氏道:“那不过是旁人眼红弋阳郡主,所以才那样说的。

以阿郁的条件,让她动心动情并不难。女孩子么,一旦动了真心,自然会安心过日子。”

桓陈不以为然道:“祖母有所不知,那弋阳郡主并非霸道张扬这么简单,她可是自幼习武的。

孙儿听说去年秋狩,她可是一连五日夺魁,骑射功夫无人能及。”

许氏嗤笑道:“你们还是太年轻了。该信的不信,不该信的偏要当回事。

弋阳郡主才多大年纪,姑且当她一出世便开始习武,也不过十四五年的功夫。

京城卧虎藏龙,陛下身边有的是绝顶高手。

若非他们故意相让,就凭她一个小姑娘五场夺魁?别可笑了!”

其实桓陈的想法同许氏是一样的,根本没有把萧姵的实力当回事。

之所以这么说,无非是替父亲解围罢了。

他附和着笑道:“祖母果真是见多识广,孙儿受教了。”

一旁的桓琼也酸溜溜道:“我也不信弋阳郡主能有多大的本事,当谁没练过武功呢!

像咱们这样人家的姑娘,放着好吃好喝好玩的日子不过,谁相信她能吃得了那样的苦?”

一家人的想法都差不多,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正所谓三人成虎,就连一开始还有些警惕心的桓崧和姚氏,也把儿女们的话当了真。

弋阳郡主不过是徒有虚名,仗着身份耀武扬威罢了,绝对不可能有什么真本事!

fpzw